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Fever Room” – 即興筆記

每當我們對於進入劇場院觀看演出的那一刻,心中總滿懷著各種期待。Apichatpong的《熱室》(Fever Room) 不只遠遠超出了我所預設的期待,而且也似乎打破了劇場演出的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熱室》是Apichatpong的第一件以劇場為形式的創作,探討虛實交錯的立體夢境世界。

1. 觀眾進入幾乎是完全黑暗演出空間的時候被工作人員安排到一堆空椅前面席地而坐,彷彿是在上演劇場的序幕。

2. 演出的開場影片出現許多日常的場景。這一段巧妙的幾乎被重複了一次,再加上男女主角(Jen & Itt)各自的對白來描述兩個人在夢中的相同點。現實中我們夢到的東西或許也同另一個人的夢很相似。那我們又怎樣可以透過夢境同另一個人對話或互動?

3. 影片中在船上的移動畫面隱喻著漂浮不定的現實與夢境。到底是在追尋/逃離現實還是夢境?而在岸上不停的追著船隻但最後無路可跑的人,是否也希望加入這趟在水上的漂浮之旅?當我們在追尋自己的目標時遇到了障礙,又會如何跨過?

4. 在擁擠的船隻上,大家也許就是存在於同一個夢境或現實之中。

5. 整部演出間接的從一開始的單頻道投影變成4個頻道投影。觀眾的視線不再只侷限於前方,而是得不時留意左右兩邊螢幕上的動靜。觀看世界的方式始終是多面向的。

6. 男主角(Itt)在洞穴裡探索,看到了被埋藏的夢境與現實的痕跡。

7. 在極少的對白狀況下,視覺與聲音的符號變成了與觀眾說話及引導觀眾的最佳武器。

8. 影片中的傾盆大雨與雷聲把現實的一層層銀幕及幕布拉上,恍然大悟的發現自己身處在舞台中央,赤裸裸的看著在觀眾席區一直在閃爍的「雷電光」。在那瞬間,舞台開始下起了「雨」。現實有如穿越了時空,進入虛擬的夢境世界。如果那一刻有會永不停歇。。。

9. 身處在變化多端的夢境中,閃耀的光線不停的在照明著我們;漂浮的煙霧營造了昏眩的錯覺。我的靈魂似乎也不由自主的離開了我的軀殼。

10. 夢境終究必回到現實。100分鐘的感官經驗像是遊走了一趟奇幻的旅程,不停的徘徊在現實與夢境之間。

11. 投影表演所投射出的,可能只不過是我們心裏可望擁有的幻覺。慶幸的是,這是一個不會令人疲憊的幻覺。

12. 如果用任何的文字去形容、稱讚或批判作品為理性的觀後感,都是不恰當的。因為真實的經驗是要靠身體去感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