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獅城計畫:從台灣觀看新加坡

最近我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如何想像一個自己不熟悉或從沒去過的地方?其實這種單純的想像存在著它很有趣的一面。這種對一個地方缺乏概念的情況下做出的想像其實是有意義的。因為那是試圖把所有的文化、歷史、與社會形態的可能性推到極限。

我在上個月執行的《北藝-關渡郊遊計畫》(是《未來未來的地方:關渡平原沒展覽》的參展計畫之一)帶了一群北藝大的學生從北藝的校園步行到關渡平原。我希望通過這個計畫尋找一些可能性。在這計畫中,我給了參與者一個任務。如果有一天新加坡想擁有自己的稻田農地,應該具備哪一些條件?應該設在新加坡的哪個地區?參與者們身在平原裏看著周圍的稻田,回想到自己家鄉的種稻田的地方與狀況,來討論新加坡建造稻田農地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兩場的郊遊計畫,參與者幾乎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外國學生。他們各自對新加坡的認識都很不一樣。有的人對新加坡的各個方面相當熟悉,也有人對新加坡只有很層面的認識。在這當中,參與者都靠著他們自己對新加坡有限的認識提供了一些想法或想像。其中也有參與者認為新加坡投資在種蔬菜會比種稻來的更有效益。除此之外,我也借機會同參與者互動時問了一些關於新加坡的問題。其中一道問題是:你覺得你到新加坡的時候可以做些什麼?我得到的答案是:我只是知道在新加坡不可以做的一些事情。

《新加坡駐台北另類詢問服務》

這是我最近開始在實驗的一個小小的計畫。目的是想測試一樣東西,就是「若您有機會詢問一個跟新加坡有關的問題,那會是什麼?」新加坡駐台北另類詢問服務是一個提供給在台灣的本地人與外國人在限定的時間內詢問有關新加坡事物的非官方服務熱線。大家可以撥電進來發問一道跟新加坡有關的問題,但來電者只有一分鐘的時間發問一道問題。而且問題必須是「另類」,意思就是問題的答案可能無法從網路或其他管道找到。通過這樣的一個形式,是想瞭解一般的台灣人是如何觀看新加坡,對新加坡的認知,或他們對一些議題的主觀看法。然後他們通過一個在台灣的新加坡人得到非官方的答案。因為提供答案的電話服務員是一位身在台灣觀看新加坡的新加坡人,所以給出的答案可能會是很主觀,甚至是意想不到的。

上述的兩件計畫其實都在用一種距離感去觀看跟新加坡有關的事物。這種距離感或許是在引導我如何從另一個面向回看自己的祖國,又或者是試圖把我在台灣的一切所見所聞套用在新加坡的社會脈絡,最終創造出非一般的想像與可能性。

-----------

以上文字報告首次發表於2017年6月20日北藝大藝跨所的期末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