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生命 Island-Life

距離上一次的現場行為作品已經兩年了。這次有幸受到《遊記導覽 – 阿川行為群 2003-2019》策展人邱俊達的邀請,跟另外2位台灣藝術家林亮宇和宇中怡為展覽開幕呈現現場行為表演。這檔展覽以「研究展」的形式,展示由藝術家葉子啓成立的「阿川行為群」自2003年至今的演出相關文宣及作品影像紀錄,以及阿川跟亞洲行為藝術領域的串連。

於8月11日在新營文化中心所發表的作品,主要的想法是從本人這三年來在台灣住居所形成的經驗做為發想,再透過自己從日常生活的面向,試圖去詮釋我所感受到的獨特政治環境。台灣與新加坡都是島國,而我在台灣居住的地方距離淡水河非常近。因此這次決定以「水」來做為作品其中的‘主角’。對我而言,水不僅是流動性的物體,它也象徵著人類的生命力。

行為藝術的其中一個要素就是「空間」。我透過利用場地的空間進行緩慢地爬行,穿梭在觀眾群中,用脆弱的額頭移動重物,從而體現出一種與地面接觸的「身體感」,透過這種力量傳達出「爭取」過程的意志力。

當天前來的觀眾群除了有藝術圈內人之外,還有不少是一般的民眾,而且也難得可以聆聽到觀眾描述他們對於作品的不同詮釋。這對於藝術創作者來說是蠻重要的。雖然在一般的藝術創作過程中,藝術家往往都有為自己的作品附上論述,但是有時候過度的透露反而抹殺了人們的思考空間。在目前充滿著許多不確定性的政治環境之下,某些符號又鋪上多一層的閱讀方式。在這件作品中,文字的出現在某種程度上「揭開」了作品可能隱藏的謎底,進而鋪上了另一層次的解讀方式。

由於我的住家位置的緣故,車輛不間斷發出的噪音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把日常的環境噪音融入到作品,象徵著它與我天天都在「擦撞」的關係。可是因場地寬大的空間,使得它於作品的整體操作上顯得有些薄弱。有趣的是,當時另一位藝術家宇中怡也同時在隔鄰的空間進行一個小時的行為演出,而作品有播放節拍器的聲音。因此在這狀況之下無意的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行為聲音」之對話。

原本有預設作品透過邀請觀眾享用小杯子裏的水,以製造出作品與觀眾的小小互動。但或許是因為當場所使用的方式無法有效的表達出意圖,以致「互動」的部分不但被迫省略,且還一度讓大家誤以為演出結束。


此刻,無論是在台灣或香港,大家或許都籠罩在政治局勢不安及焦躁之中,而我又來自一個對於「自由」和「民主」有著非一般定義的小國度,《島嶼—生命》表達出身為異鄉人於此地對與「自由」和「民主」的感受度,亦透過「行為」促使大家提出尖銳的問題。

(攝影:呂育誠)